深圳离婚律师logo

深圳离婚律师网
深圳离婚律师咨询 : 135-1059-3059

律师形象照

女子因父亲爱吹牛嫁人被男方家嫌弃 离婚后其父反省

时间:2017-05-15 15:55:08

  讲述人:于晓丽(化名)女28岁

  个体私营柳州人

  一段真实的过往,一个铭心的故事,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,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……

  文字整理:广西新闻网-南国今报记者韦黎

 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。婚姻绝对不是两个人的事。爱火在心中蔓延,身旁却泼来一盆盆冷水。这爱,是否要继续?

  不省心的爸

  人可以选择嫁给什么样的人,却不能选择有什么样的爸妈。

  我的妈妈性格温和,不爱说话。听老家的人说,妈妈自打嫁给爸爸以来,很少见她多说话,她每天除了干活,还是干活。这样的妈妈,得到一些人的夸赞,也被一些人批评“她太不合群了”。

  和妈妈相比,爸爸简直可以用“聒噪”来形容。他太爱说话了。准确地说,他太爱吹牛了,什么大话他都敢说,旁人听了都替他害臊,他自己却异常镇定。也许正是因为性格互补,爸妈的婚姻才能维持至今。所以,我从小就认为性格互补是一件好事,也是维持婚姻的一剂妙方。

  待我成年开始找对象时,我始终把性格互补摆在首位。我性格火爆,必须要找一个性格温和的男人。浏览了一遍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乡,只有于凌的性格适合我。我窃喜,还好于凌长得帅。

  正所谓,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。我轻而易举地“拿下”了于凌,让他成了我的男朋友。

  我有些纳闷自己为什么轻易“得手”。于凌道出了玄机。他说读初中时,因为他是乖学生,班上爱吵闹的学生总是欺负他。谁都不敢阻止那些学生,唯独我站了出来,把那些学生痛骂了一遍,还警告他们如果再欺负于凌,我就投诉到校长那里去。一听我要找校长,那群学生安静了。

  这件事我完全忘了,都不记得是读初几时发生的事了。于凌却印象深刻,说是初二上学期的事。我又窃喜:难道那时候于凌就开始喜欢我了?我佯装害羞地问他,他却给了我否定的回答,说我爸是个牛皮大王,又有很多恶习,当时他经常听家人评论我爸的恶习,所以不敢接近我。

  我的心凉了。

  一个人做好事,外人不一定看得见。一个人要是做了什么坏事,所有的人好像都会知道。我爸的那些事,估计乡里乡亲无人不知。以前,别人的议论我不太当一回事;如今,我的男友也提到了这件事,我怎么能不在意。我怯怯地问于凌:“你不会因为我有一个差劲的爸爸就不要我吧?”于凌抚摸着我的头温柔地问答:“傻瓜,你是你,你爸是你爸,我不会不要你的。”

  是的,我是我,我爸是我爸,只要我和于凌的感情足够好,谁也无法阻止我们结婚。

  和于凌恋爱一个月后,我们决定结束地下情,把这段感情亮到太阳底下。所以,我们打算向彼此的爸妈袒露事实,并争取得到他们的祝福和支持。我开始担心于凌的家长,担心他们会不会让我们在一起。至于我们家,于凌的条件不错,我们家完全没有理由反对,所以无需担忧。

  谁知,我猜错了。

  爸爸竟然提出反对意见。他认为于凌就是有一张好面孔和一个好身材,别的一无是处。读书学习不好,就读的大学也不上档次,现在工资也不高,嫁给这样的人没啥指望。爸爸的话像一根针,刺得我的心满是血。我反驳,说他这样一无是处的男人没资格说别人。爸爸打了我一巴掌。

  爸爸的意思是,养大我这个女儿不知道花了多少粮食,他绝对不会让我嫁给一个没有“钱途”的男人。

  这些话他在我和妈妈面前说说就罢,谁知第二天,他在人群聚集的地方,也是这个说法和态度。局势一发不可收拾。当天上午话就传到于凌的耳里,也传到他的家人耳里。我一时百口难辩。

  媳妇见公婆

  当天晚上我找到于凌,一头扑进他的怀里。于凌说,我爸的那些话确实让他很不爽,但是他可以当成耳旁风,不放在心上。可是他的家人听进了心里,正在家里发牢骚,说他不会挑选女朋友。

  我像热锅上的蚂蚁:“那怎么办?我们会不会结不成婚?”于凌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:“我小姨你认识吧?小姨喊我带你去我们家,她有话要跟你讲。”我突然紧张了。虽然于凌家的人我都认识,但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去他们家还是第一次,再加上我爸又得罪了人,我更加难堪了。

  丑媳妇总要见公婆。

  见家长是迟早的事,晚见不如早见,趁这个机会我还可以向他们解释,为爸爸的言行道歉。果不其然,一进于凌家,他小姨就冷着脸问我:“你爸的态度是你的态度吗?”我马上否认,还说我被爸爸打了一巴掌。当时我的右脸还有些红肿,小姨特地看了看我的脸,确定我没有撒谎。

  于凌的爸妈和他的小姨,三个长辈当着我的面发了一堆牢骚。他们最后得出一个解决方案:我和于凌可以谈恋爱,如果要结婚,我必须和爸爸断绝关系,他们不需要名义上的断绝关系,需要我以实际行动来断绝关系。我有些糊涂。小姨进一步解释:“就是嫁过来以后你不要再回娘家,不要再跟你爸来往。”我追问:“那我妈呢?我要见我妈,肯定会碰见我爸,避免不了的。”

  三位长辈交换了眼神。

  小姨继续发话,说尽量想办法在我和于凌居住的房子附近给我妈租一间房,到时我妈可以去给我们做饭,有孩子以后还能帮我们照顾孩子。他们的做法,真真的是要我和爸爸彻底不再往来。

  我爸虽然一无是处,但毕竟是我爸,这样做实在有些不孝顺。我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,说血浓于水,要我把妈妈和爸爸分开,我有点不忍心。没想到,我的话一说出口,于凌的小姨笑了。

  她问我知不知道我妈和我爸的故事?我的爸妈一生平淡,能有什么故事。小姨笑得很诡异:“看来你是没晓得,也是,这种事哪个敢在你的面前讲,但是外面人早都传开了,还传了好多年。”

  于凌朝小姨看了一眼,想制止她继续说。但是,小姨回了于凌一个犀利的眼神,意思是早说晚说总要说。我对爸妈之间的故事也很好奇,于是鼓足勇气主动要小姨告诉我。此举正合小姨的意。

  坊间一直这样流传:我妈嫁给我爸,不是爱他,也不是媒人做的媒,而是我妈被我爸非礼了,不得已嫁给他。以前我妈性格很活泼,嫁给我爸后她才变得少言寡语,她早就万念俱灰,坐等老死。

  我不了解妈妈的过去,更不知道她以前很活泼,自我懂事以来,妈妈给我的印象就是沉默少言。原来背后竟有这样的原因。我非常难受,感觉喘不上气。于凌见状,马上把我带离他们家。

  离婚换尊严

  我犹豫了很久,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向妈妈求证这件事。如果真有此事,无疑又翻出妈妈的旧伤口,在上面撒盐。可是我太好奇了,如果妈妈当年真的受了委屈,她为什么从来不跟我诉苦?

  我决定试一试妈妈。我把和于凌结婚的事告诉她,说了要给她租房子,让她住得离我近点。本以为妈妈会一口答应,她却拒绝了,说我爸离不开她。我劝了很久,妈妈还是不为所动。我终于忍不住说出当年的事,期待妈妈给我一个真相。没想到,她脸一拉,严肃地批评我:“外面那些人乱讲的话你也信,你爸是一无是处,但你爸对我不差,骂都很少骂我,这些你是懂的。”

  “那外面的人为什么那样乱传?传得还这么难听。”妈妈想想了,走进房间,拿出一张相片。那是妈妈20岁出头和闺蜜一起照的,照片中的妈妈扎着两根长长的辫子,五官秀气,气质出众。

  凭妈妈当时的长相,绝对算得上美女。正因为妈妈长得漂亮,当年嫁给爸爸时才流言四起,各种揣测横飞。妈妈坦言,说她确实看走了眼,以为我爸不光会吹牛,也会干实事,谁知她错看了他。

  关于我的婚事,妈妈只有一个意见:“你要想清楚,他们家居然拿和你爸断绝关系来做条件,这样的家庭你真的想嫁吗?”我确实想过这个问题。于凌的家人根本看不上我们家,嫁到这样的家庭我会幸福吗?可我和于凌是真心相爱的,如果因为家庭原因放弃这段感情,我又不甘心。

  就在我犹豫之时,于凌把结婚的日子定了,上午去领结婚证,晚上办婚宴。关于结婚,我根本来不及发表任何意见,只能乖乖地听他们的安排。当我把婚期告诉爸妈,让他们提前去买新衣服,爸妈露出不悦的神情,说他们不去参加婚礼了,省得给男方家丢人现眼。我一听,愣了。

  我结婚,我的爸妈不参加婚礼。这又成了一则新闻,被参加婚礼的宾客议论。那场婚礼怎么结束的我已记不清,我只记得当时的自己很沮丧,像被抽空了一般,是个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新娘。

  于凌没有刻意要求我和娘家保持距离,可是每次去他们家吃饭,每次碰到他的小姨,他们都会对我的娘家奚落一番。这样的屈辱我一忍再忍,最终忍无可忍。结婚两年后,我向于凌提出离婚。

  于凌很委屈,他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,对不起我的是他的家庭。“你和你的家庭是分割不了的,我的爸妈和你,我只能选择一个。我要我的爸妈,无论他们有多差劲,他们都是我的爸妈。”

  我和于凌2016年下半年离的婚。今年上半年,于凌再婚了。他的第二段婚姻,来得好快。听说新娘家境很好,和于凌家门当户对,对于这门婚事,于凌的家人非常满意。而我,已是路人。

  路人又何妨。这路人,我做得坦坦荡荡,舒舒服服。经历了我结婚、离婚这件事,我们家的氛围史无前例的好。爸爸开始自我反省,收起以前的不可一世,低调做人。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我用一段痛苦的经历换来了一个和谐的家庭。有爸妈在,我就永远有个家。

  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在线咨询

深圳离婚律师